會員登入

Guest Avatar




Facebook, Google Login
註冊

搜尋

  


新帖

20180716靈巖山地藏法會
從: 明師姐 2018-06-24, 23:10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8-06-24, 23:10

藥師佛持驗選單
從: 廣善 2018-06-24, 12:30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8-06-24, 12:30

其他的什麼DISCUZ或PHPBB版本的論 壇都乾脆關站算了
從: 雲師兄 2018-06-23, 23:52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8-06-23, 23:52

慧廣台壇改版了?
從: 廣德 2018-06-20, 02:40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8-06-20, 02:40

海濤法師般若講座_藥師法門修持講解_高雄慈 悲道場
從: 藥之唐岐 2017-02-24, 14:22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7-02-24, 14:22


友站連結

台灣佛教徒網路論壇
台灣佛教資訊網路論壇
台灣佛教資訊網路社區
台灣佛教法義網路論壇
分站如下:
xuite blog
roodo blog
pixnet blog

轉貼:慰安婦是「被迫、自願」被國民黨及反反課綱操作成兩元對立

閒話家常,一般留言。(乙會員專區)

版主: 廣恩, 廣藏

轉貼:慰安婦是「被迫、自願」被國民黨及反反課綱操作成兩元對立

文章benche » 2015-08-11, 09:26

楊索:國民黨消費慰安婦羞不羞

2015/08/10 13:34 3952

慰安婦是「被迫、自願」被國民黨及反反課綱操作成兩元對立,被其視為打點,但首先應該回到新聞事件來源:

7月31日,反課綱運動學生林致宇在電台李永萍節目與王曉波對談,主題是慰安婦紀錄片,是王曉波先怒嗆:連課綱加了「強迫」成為慰安婦都不行,一定要是自行去當慰安婦嗎?「101的課綱寫成這樣子,我們才要去微調,這樣汙辱台灣婦女,你能忍受嗎?我不能忍受!」

王曉波先導引話題方向,預設邏輯滑坡謬誤,句與句之間不存在因果關連。兩人針對慰安婦究竟是全部被迫還是部份被迫爭辯,林致宇最後追問王曉波是否有史料證據指出「所有慰安婦」都是被迫的?「這就跟性工作者有部份是自願的一樣,你了解這種類比嗎?」高中生以他對現實中的的性工作者成因去推想慰安婦背景的可能性,只是就歷史證據提出質疑,但並非推導出定論。

此慰安婦爭議中,第一,從新聞報導中,林致宇只是提出疑問,他並沒有作出結論或主張「慰安婦是自願的」。第二,反課綱運動從未公開主張「慰安婦是自願」的立場。

然而從王曉波開始,繼之馬英九「慰安婦是自願的,我死也不信」,到國民黨立委、名嘴、學者等開始形塑「反課綱主張慰安婦是自願」的輿論風潮,做為交鋒彈藥。

追溯新課綱中「慰安婦被強迫」的修改源頭,馬英九上任後的101版課綱,檢覈小組微調時,也沒有特別強調慰安婦是被迫或自願,是王曉波主張改成被強迫。對此,中研院副研究員陳儀深曾在座談會質問王曉波「為什麼要寫這麼詳細?」王曉波回答,「萬一有人說是自願的怎麼辦?」陳儀深說,「沒有任何出版社會這樣寫,就算寫出來後,還有版本小組可以審訂。」王曉波說「有寫總比沒有寫好。」

原本中立性陳述的慰安婦段落,王曉波加進「被強迫」,他認為才能避免「教科書編寫慰安婦是自願的」。問題是即使沒有加上「被強迫」,從邏輯上思考,也不能確立會有出版社編寫為「自願」,況且如陳儀深所言,也有審訂機制。微調小組程序違法在先,王曉波又違反課綱書寫原則,整件風波可說是王曉波導引出的假議題,他才是兩元對立的始作俑者。王曉波創造出來的打擊點,然後在李永萍主持的節目,誘引學生爭論,之後其他統派學者跟進,操作目的為模糊反課綱議題,強化黑箱課綱正當性。

婦援會已表明,「慰安婦」制度是二戰期間由日本政府所主導的軍事性奴隸制度,日軍以「招募、誘騙、強徵」等手段動員其殖民地及佔領區等國婦女,為軍隊提供性服務,全世界受害人數至少在廿萬人以上,是嚴重侵害人權的戰爭罪行,不應從評論被害人的「自願與否」來看這個議題,重點是「應檢討日本政府的戰爭責任。」

從這個重點,應該負起追討責任的不是國民黨政府嗎?

當國人談「歷史傷口」,那只是不痛不癢的名詞,對於這群阿嬤,她們的傷口真實且具體。慰安婦在戰場承受死亡的恐懼,又成為日本軍人的發洩工具,當戰敗撤離或物資缺乏時,她們會先遭到犧牲,許多慰安婦死於戰火,當戰爭結束,倖存者回到家鄉,周遭的人的目光才是刑罰的開始,從身體受創到心靈之刑,揹負了一生,並且長年抬不起頭。到全球的慰安婦運動興起,有人開始關心她們,這群阿嬤才確認自己是受害者。

許多阿嬤沒有走入婚姻,有的結婚了,過往被丈夫、兒女知悉,也未能得到諒解。單身的老阿嬤十分辛苦,要謀生照顧自己。我十分尊敬的盧滿妹阿嬤,生前不僅自食其力,還撫養一位原住民少年。她們在遲暮之年面對病痛折磨,期待官方道歉賠償,證明自己沒有錯,錯的是軍國主義的日本政府。婦援會帶領她們跨海打官司,官司敗訴,這種要加害者認錯來求得尊嚴是極其無奈的。

歷經二十四年的慰安婦運動,從當初全省五十八位慰安婦,到今天只剩四位,到現在還未獲得日本政府公開賠償道歉,婦援會十六年來以「身心照顧工作坊」陪伴阿嬤,其經費是來自日本政府透過民間基金會轉撥。工作坊藉由各種活動讓阿嬤抒發心情,其中一項由阿嬤以自己的臉塑成面具,然後彩繪面具,畫出心中的自我形象。芳美阿嬤(左圖)畫出一雙瞪視的眼睛,被全然封起的唇部,這一幕的意涵再強烈不過。

慰安婦議題在台灣乏人關心,走過迢迢路,一位位孤寂的阿嬤含恨殞逝。多年來,婦援會對外募款困難,紀錄阿嬤身影的《蘆葦之歌》八月十四日將發行放映,婦援會必須上網募資三十萬發行費。這幾年來,屢屢看見婦援會實習生在捷運出口發傳單。印成明信片的文宣,收信地址寫慶城街的日本交流協會。文宣正面是阿嬤的眼睛特寫,被面的訴求寫著:「我要求日本政府公開認錯,正式向慰安婦受害者道歉賠償,恢復他們的名聲和尊嚴。」台灣慰安婦是透過自力救濟來發出聲音。若了解慰安婦的生命史,面對這四位背負不公義的戰爭創傷的時代老人,如得其情,應該心生哀矜疼惜。

民進黨執政時沒有為阿嬤討回公道,國民黨執政八年同樣也沒有作過甚麼積極努力,真正關鍵是日本是台灣區域協防的重要盟友,所以為慰安婦爭取道歉賠償的人權議題是次要的。

《蘆葦之歌》有一段旁白:「慰安婦這段創傷,它絕對沒有辦法輕易被忘記,或完全療癒。曾經發生過的事情,要消失並不容易,但我們可以有不同的能量與勇氣去面對它。」若能從歷史創痕去學得教訓與意義,或許是先有肅穆之心,從中反省以求療傷止痛,而非在傷口灑鹽。

今年是國府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八月十四日是全球慰安婦紀念日,時間迫人,台灣的慰安婦幾乎已難再等待。慰安婦的歷史並非不能討論,但不是做為規避黑箱課綱政治責任的擋箭牌。國民黨政府無力對日本政府施壓,馬英九口頭關心慰安婦,卻無實質作為,只有把慰安婦當做「抗戰勝利」活動重點。但馬英九、洪秀柱、蔡正元到王曉波等卻借題發揮,也有學者刊出三點全露的慰安婦照片為佐證史料,形同綁架慰安婦為人肉炸彈,以攻堅反課綱議題,從「被迫、自願」的假議題推衍至皇民化史觀。對照老邁阿嬤的孤單奮鬥,國民黨執政者及其麾下政客、學者如此消費慰安婦的創痛做為政治資本,良知何在,不覺羞愧嗎?


(本文轉載自楊索臉書)



慰安婦是「被迫、自願」被國民黨及反反課綱操作成兩元對立。
李克強說過什麼「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那麼中國網軍攻擊台灣政府與人民的行為等於攻擊中國政府與人民,這已證明中國網軍等同叛軍!
頭像
benche
群組:分區版主
 
文章: 111
註冊時間: 02.2012
Gender: None specified

回到 "【社會民生閒聊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