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佛教地區網路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17-12-12, 12:37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會員登入

Guest Avatar




Facebook, Google Login
註冊

  搜尋



Advanced Search

  新帖

海濤法師般若講座_藥師法門修持講解_高雄慈 悲道場
從: 藥之唐岐 2017-02-24, 14:22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7-02-24, 14:22

濤法師 - 佛學問答
從: 藥之唐岐 2017-02-24, 14:20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7-02-24, 14:20

海濤法師弘法集錦0340_藥師佛感應真實公 案
從: 藥之唐岐 2017-02-24, 14:18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7-02-24, 14:18

藥師佛持驗選單
從: 藥之唐岐 2017-02-24, 14:12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7-02-24, 14:12

龍樹思想研討會
從: 廣秀 2016-12-07, 23:03 View latest reply to topic 2016-12-07, 23:03

  友站連結

台灣佛教徒網路論壇
台灣佛教資訊網路論壇
台灣佛教資訊網路社區
台灣佛教法義網路論壇
分站如下:
xuite blog
roodo blog
pixnet blog

  轉貼:不是宗喀巴自己的主張

轉貼:該處是鬘論的講法,宗喀巴是引用之,不是宗喀巴自己的主張


《密宗道次第廣論》宗喀巴著,法尊法師譯,妙吉祥出版社1986.6月初版.精裝版P303的原文是,從第十行開始是:
『如鬘論云「所繪之曼陀羅剎那空後.觀成所修之曼陀羅俱守護輪釘魔礙等.眷屬儀軌.如云明妃顏殊妙.年可十五六.香花善莊嚴.欲樂於壇中。德帶摩摩格.慧者加持彼.放寂靜莊嚴.佛住虛空界。謂-----------」,隨行二師未引彼頌.餘說亦爾。洒壇輪已.剎那想為空性以為淨治.次觀成所修曼陀曼自性。』


由上原文可知:
一、原文,該處是鬘論的講法,宗喀巴是引用之,不是宗喀巴自己的主張。
二、原文,是看著繪畫出來的曼陀羅(曼陀羅就是本尊壇城之意),開始從剎那空後,觀想所修的曼陀羅有護輪保護,所有的魔障,全被釘住,本尊的眷屬,像以明妃來說,要觀成容貌殊妙、年紀大約是十五六歲,有香花莊嚴,等等。這段那裡是找十五、六歲的女孩子雙運作愛的,蕭故意將前面的「所繪曼陀羅剎那空後」拿掉,讓人誤會。真是壞蛋加三級。
三、那麼為什麼要觀成十五六歲,我告訴你,我們在修的文殊菩薩的長相也是十五六歲的長相,我們在觀修的宗喀巴也是長的十五六歲。由此可知,這絕不是像蕭平叉所說的那種抹黑情形。

以上,已經可證,此是蕭平叉的講法是不實、抹黑的。

原文網址

版面規則


提供給需要辯正之爭的討論,凡有爭議性的議題,請到這裡討論。本論壇則開許辯論一切附佛外道。惟嚴禁任何人對一切附佛外道人士進行人身攻擊或公然侮辱(例如「淫蕭」、「野狐」、「癡人」、「一闡提」等等),並嚴禁任何形式的誹謗。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發表人內容
 文章主題 : 轉貼破魔金剛箭雨論
文章發表於 : 2013-07-26, 01:12 
離線
群組:正式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03.2012
文章: 12
Gender: None specified
轉貼破魔金剛箭雨論

http://tw.myblog.yahoo.com/hero52099/ar ... 39&next=25

多識仁波切 著

二00五年一月

我們從蕭平實的《狂密與真密》一書可以看出,用吃奶的功夫所使出的招數也只是“信口開河”四個字。可笑之處是,評頭論足別人時,卻完全暴露了自己孤陋寡聞的致命弱點;使出的殺人武器,卻成了自殺性的武器,對別人毫毛未損,對自己傷得十分狼狽。

——摘自本書


序言

他們把藏漢佛教界善知識的寬容忍耐的高風亮節,變成他變本加厲、推銷謬論的商機,竟然大言不慚地叫囂:“沒有一個人敢和我對辯,印順等人不敢和我對辯,藏傳佛教的喇嘛、法王、活佛沒有一人敢和我辯論。”

——題記一


世界上只有最愚蠢的蚊蠅,才會把自己想像成展翅遮天的大鵬

——題記二


本來我想多做一些理論研究和經典精品的譯介工作,不願把寶貴精力浪費在和邪魔外道的無聊的辯論上,但這個保護聖教理論環境的“清潔工”的工作得有人來做,在這種情況下只好見義勇為了。

——題記三



我在2001年寫的《密乘是非分辨論》中說了如下這樣一段話:“本來顯宗般若乘和密宗金剛乘是大乘教的兩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密宗是顯宗理論的進一步昇華,走向更透徹的必然產物。猶如從小乘有部的諸法實有,逐步走向大乘唯識的境空識有、到中觀的萬法性空一樣,是認識逐步深入、境界逐步開闊的完全合乎邏輯的發展。

“若不是對大乘經論的粗淺的閱讀,而是精細入微地細心深究,就會發現顯宗經典在輪回轉世和物質的人體和非物質的意識之間的關係問題、所斷粗細障與能斷意識的粗細分分類問題、以及有漏的身心轉化為無漏智慧身等方面,似乎有言而不詳、意猶未盡之處。

“從物理的角度講,顯宗似乎只深入到原子物理的層次,還沒有揭開微觀量子物理的秘密。接著繼續研究無上密教理(因為在下三部密中未涉及到密法深層義理),就會認識到在顯宗經典理論的山窮水盡之處,密法展現出一條嶄新的金光大道。

“日本人空海說:‘整個佛教的終極妙理在於密教’。英國佛教學者約翰·布洛菲爾德說:‘我把金剛乘視為人類思想發展最絢麗的花朵之一’。第二佛陀宗喀巴說:‘金剛乘比佛更稀有珍貴’。

“以上這些話都不是無根據的誇張,而是經過對顯密教理深入對比研究所作出的真確結論。

“而反對密宗的人,從其見識談吐來看,沒有一個是真正瞭解密宗教理的人,只是從一些表面現象上對密宗吹毛求疵、妄加指責,想置之於死地而後快。

“這種純粹從爭地盤、爭利養,出於嗔恨心、嫉妒心和無知偏見而挑起的教派之爭和排外之舉,從本質上來看是封建割據、狹隘偏執的思想產物,絕不是實事求是研究教理、從理論上分清是非的學術作風。

“因此,針對密乘發起的搖旗呐喊的進攻,實質上只是些紛紛揚揚的紙人紙馬,對於具有合乎理性的教義可靠、實證堅固基礎的金剛乘,起不到摧破動搖的作用,只是在對那些對密法缺乏瞭解、不明真相的信眾中起到蠱惑人心的作用,造成莫名其妙的誤解和排斥,故需要辯明是非。

“由於金剛乘部教義特別是無上密,屬於不得公開的秘傳、密修之法,對於來自外部的誹謗攻擊進行申辯就會泄秘犯戒,故忍氣吞聲,不予理睬,這是其一;

“學無上密的善知識中精通漢語文,看懂對方的評論文章,能著文反駁,澄清事實者,在藏人中此前幾乎等於零,這是其二。

“由於以上原因,反密謗密之士一路殺來,如入無人之境,旁觀者以為密宗理屈詞窮,無反擊之力,進攻者認為自己真理在握,所向無敵,更加滋長了驕慢之情。‘謊言說上一千次也會變成真理’。若不澄清,長此下去,對方消滅密乘、獨霸天下的癡夢就會成真。

“對這一謗法滅法,違背如來大方便教義的叛道行為,怎能置之不理呢?”


在《駁所謂“六字真言‘考釋’”的荒唐言論》一文說過:“宗教作為一種社會意識形態和文化現象,誰都有權根據自己的觀點進行分析批判,甚至反對和否定,但必須堅持客觀的實事求是的科學的態度。不調查研究,不瞭解真情,不懂裝懂,只憑道聼塗説,一知半解、捕風捉影地亂說一氣,斷章取義、顛倒黑白,把自己的無知偏見和想當然的理由強加給宗教,進行誣衊和貶低的做法,無論從學術的觀點或政治的觀點都是不能允許的”。


我還要再聲明一點:佛教雖然是講寬容、講道理、以理服人的宗教,故允許並且歡迎教內外不同觀點的置疑問難和辯論批判,但絕不允許對於一個歷史悠久、牽扯許多民族的國際性宗教進行信口開河的誣衊攻擊。在民主和法制的社會裏,正規的宗教信仰受法律保護,不允許受到侵犯,各民族的宗教信仰的神聖不可侵犯性也受到各國法律的認可,公民的個人信仰,屬於人權問題,不允許別人的干涉。

所以,蕭平實之類的人信仰你的氣功、道教,什麼“正覺”之類的玩藝兒,都是你自己的事兒,別人信仰什麼宗教,只要不危害國家和民族的利益,不觸犯法律,任何私人都無權干涉,無權說三道四。

藏傳佛教教義的是是非非,應由佛教內部的理論界討論爭辯,挨不上教外的**、氣功師、道士和社會無賴之類的三教九流參與。想借批判藏傳佛教,達到抬高自己、貶低別人、擴張非法的**勢力等不可告人的目的絕不會得逞。



雖然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應該知道邪不壓正,謬論掩蓋不了真理的陽光。正如《華嚴經·十地品》中所指出的那種“忿恨風吹心識火,熾燃不息凡所作業,皆顛倒相應”的邪魔外道,不甘心自己的失敗,處處與佛作對,與正法作對。如佛出世時波旬絕望地嚎啕大哭,為阻止成佛,群魔進行文攻武鬥;佛說法時,六種外道師進行鬥法論戰。印度有伊斯蘭滅佛,漢地有“三武”滅佛,藏地有郞達瑪滅佛。但利益眾生、紮根在億萬群眾心中的佛教是消滅不了的,流傳了兩千多年的事實證明了佛教的不可戰勝的頑強的生命力。藏傳佛教己有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在科技發達的現代社會中,不但沒有衰落,反而以巨大的吸引力,闖進了西方社會,並以驚人的速度佔領(遍及)信仰文化領域,這本身就說明了它合乎理性、合乎科學、合乎人心的強大的生命力。

在這種情況下,代表人類魔性陰暗面的邪惡勢力,嫉善如仇,不甘心失去借愚昧而獲得的罪惡領地,作垂死掙扎,就會不擇手段地進行造謠誣衊和惡毒攻擊。

反對佛教的邪惡勢力,往往都是打著佛教的旗幟,偽裝成“精通佛理”、“獲得證悟”的“居士”、“法師”或“佛菩薩”和大德高僧“轉世”聖人。在一些普通信眾無法識別真假對錯的胡編亂謅的歪理邪說上貼上“佛法”、“正見”的假商標,在未開化的‘猴群’中,稱王稱霸,裝佛裝仙,想充當“美猴王”,撿起一根稻草當作神棍,想“大鬧天宮”,那些不懂人言的小猴子也跟在後面搖旗呐喊,叫叫嚷嚷。

對這類小丑的表演,本不屑一顧,但他們把藏漢佛教界善知識的寬容忍耐的高風亮節,變成他變本加厲、推銷謬論的商機,竟然大言不慚地叫囂:“沒有一個人敢和我對辯,印順等人不敢和我對辯,藏傳佛教的喇嘛、法王、活佛沒有一人敢和我辯論。”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此人也真夠無恥狂妄!

最善於誇張的漫畫家也畫不出如此可笑的誇張漫畫。世界上只有最愚蠢的蚊蠅,才會把自己想像成展翅遮天的大鵬。這不但是對藏傳佛教的挑釁,也是對漢傳佛教和一切正宗佛教的挑釁!



在蕭平實的那些瞎編的《狂密與真密》之類的連作手紙都嫌髒的垃圾書中,語無倫次,前後矛盾,違經背理,瞎編亂造,顛倒黑白,栽贓陷害,主觀臆斷,缺乏教證理證等弊病隨處可見。在挑剔別人的缺點錯誤的理由中,能夠站得住腳的幾乎連一條都找不到。那些所謂“佛如此說”、“佛經上如此說”之類當做自己無知的遮羞布的理由,舉不出經典的具體出處,甚至捏造《阿含經》之類的話進行搪塞,對於邏輯分析和推理更是一竅不通,認為當今世界上沒有懂佛法的人,可以隨心所欲地亂編瞎說。不懂哲學講哲學,不懂佛法而冒充精通佛理的“善知識”,敢對佛法說長道短,這真是史無前例的咄咄怪事。對蕭平實這樣的無知狂徒,正可以送上毛澤東先生早年所作的一付對聯。其上聯是:“牆上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下聯是:“山中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

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蕭平實之類的蒼蠅蚊子在佛教的淨土上拉屎拉尿,製造了那麼多的又髒又臭的垃圾,總得有人清除。國內外藏傳佛教界雖然有無數學貫五部、精通三藏的大善知識,但由於不懂漢文漢語的緣故,使得對佛法一竅不通的蕭平實之類也敢說大話了。好象藏傳佛教衰落到不但無人對付狼蟲虎豹,就連蒼蠅蚊子都無人對付了。本來我想多做一些理論研究和經典精品的譯介工作,不願把寶貴精力浪費在和邪魔外道的無聊的辯論上,但這個保護聖教理論環境的“清潔工”的工作得有人來做,在這種情況下只好見義勇為了。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轉貼破魔金剛箭雨論
文章發表於 : 2013-07-26, 01:13 
離線
群組:正式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03.2012
文章: 12
Gender: None specified
上卷

“餘此世未曾學密,所知皆由年少時好樂修行之術,而研究修學靜坐、拳法、氣功、道術之知見,以及近年因閱讀《土觀宗派源流》一書之後,於定中及夢中漸漸引出往世在覺囊派中二世任法王時,為掩護所傳如來藏法而隨俗兼傳時輪金剛之印象,故多少知其密意,乃據以注釋之”。

——題記一



一個極力反對“**密法”的人,怎麼可能前生是“**密法”中的法王呢?如果密法真如蕭平實所說的那樣“淫妄醜惡”、“垃圾”一堆,這不等於承認自己曾經也是那樣“淫妄醜惡”、“垃圾”宗教裏的一個蛆蟲了嗎?如果是那樣,師徒二人當做“光輝身世”的宣揚,不就成了醜惡身世的暴露了嗎?

——題記二



光靠一知半解、道聼塗説、未涉經海的井蛙之見,只有嗔恨心、嫉妒心、好勝心,沒有深厚的佛教知識理論功底和邏輯思辯的銳利武器,想挑戰我遊戲法海、精通三藏五部、掌握因明慧劍的藏傳佛教論師,那只是過於幼稚的幻想。

——題記三



引經據典地和這樣的法盲外道論戰,實在沒有多大的意思。漢傳佛教知識界對蕭平實的胡言亂語,報之以輕蔑的冷笑而不予理睬,並非沒有道理。

——題記四



蕭平實的自我畫像

現在先讓我們大家來看一看,這個公然宣稱藏傳佛教是“萬惡的**”、“魔教”,歇斯底里地叫囂要“誓摧魔幟”,打著佛教旗號反佛教,打著顯教旗號反密教,打著唯識旗號反唯識,公然對牽扯藏漢蒙等許多民族,擁有億萬信眾的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佛教中的(國際性正宗宗教)——藏傳佛教進行惡毒的誣衊攻擊,自不量力、狂妄自大的時代小丑,究竟是什麼貨色呢?

看他的“馬戲團廣告牌上的自我畫像”便一目了然。他說:“餘此世未曾學密,所知皆由年少時好樂修行之術,而研究修學靜坐、拳法、氣功、道術之知見,以及近年因閱讀《土觀宗派源流》一書之後,於定中及夢中漸漸引出往世在覺囊派中二世任法王時,為掩護所傳如來藏法而隨俗兼傳時輪金剛之印象,故多少知其密意,乃據以注釋之”。

從他的這段簡短的自我表白中可以看出:

一、他沒有受過佛教顯密經論的正規教育,是一個十足的佛教法盲;

二、他是弄槍棒、練氣功、學道術的,由此可知他對佛教和藏密的知識未超出氣功師、道士的水平。氣功師(此處特指那些像蕭平實之流拿氣功和道術走江湖的騙子)的佛法知識十有八九是弄虛作假的,和學問不沾邊,道士真有道行的也不多,大都是以邪術騙人糊口的,根本談不上研究道藏學問。這個職業決定了蕭平實的文化知識水平和思想素質。

三、用吹牛撒謊、裝神弄鬼掩蓋自己的無知和卑劣。說什麼“閱讀了《土觀宗派源流》之後,在‘定中’或‘夢中’漸漸引出往世在覺囊派二世任法王時,‘傳如來藏法’和‘時輪金剛’的印象,故多少知其密意”。既然藏傳佛教是“**”、“魔教”,那麼,出自藏傳佛教的《土觀宗派源流》也是邪說無疑了。看了邪說後引起的“定境”和“夢境”肯定是荒誕無稽的魔禪和鬼夢了。這樣的“禪境”和“夢境”中所出現的“往世回憶”和所獲得的“密法知識”還有可信的價值嗎?其次,蕭平實(一方面)把藏傳佛教說成是騙人的東西,不可信。如果是那樣,出自藏傳佛教的活佛轉世也是騙人的,不可信的了。既然活佛轉世之類不可信,蕭平實“往世兩次轉生”為“覺囊派法王”一事也當然是不可信的了。既然轉世不可信,卻又公然宣稱“自己前兩世是藏傳佛教覺囊派法王”,這不是自相矛盾的公然撒謊嗎?如果說藏傳佛教中有些說法可信,如活佛轉世說,這在邏輯上等於承認了“藏傳佛教不全是騙人的”這個判斷。這個判斷又和蕭平實全面否定藏傳佛教的全稱判斷相矛盾。這不是蕭平實自造的邏輯悖論嗎?

世界上除了最愚蠢的人,不會自挖陷阱自己跳,把自己置於死地的邏輯陷阱是蕭平實自己挖的。我們順著他自己的思路再看一下,如果肯定“藏傳佛教是不可信的”這個大前提,那麼,藏傳佛教活佛轉世也是不可信的了;所以,所謂前世學法傳法的“印象”,以及由此而得來的“知識”,也都是虛假不可信的了。

憑這虛假的不可信的知識為依據,對藏傳佛教所作的解釋難道可信嗎?

我在這裏還要說明的是:

一、藏傳佛教的活佛的轉世身份,沒有一個是自己確認的,包括最大的活佛——達賴喇嘛和班禪大師,也要經過複雜的認定程式。

二、所有轉世靈童都要接受經學知識理論教育,沒有一個人是憑藉所謂“先前知識”經驗而弄虛作假的。

三、藏傳佛教活佛除了個別學問和道德素質極低下的而外,沒有一個會自己承認是‘轉世活佛’的,就連五世達賴喇嘛都說:“我不是什麼轉世聖人,只是個智商也一般的普通孩子,轉世制度把我推上了達賴喇嘛的寶座。”各教派的成就師都說:宗喀巴大師是文殊菩薩的化身,但宗喀巴自己卻從來不承認自已是什麼“化身”,只說自己是“一介比丘”。謙虛是人類的美德。藏傳佛教一貫反對吹牛撒謊。沒有真才實學,頭腦空虛的人才依靠吹牛撒謊,謀取溫飽。

四、想利用藏傳佛教抬高自己的身價。蕭平實自稱“前世兩度生為覺囊派法王”,其徒秋吉吹捧說:“過去世平實常為教法領袖。”行騙的都有個“托”,秋吉這個 “托”的角色很稱職。怪不得那些“正覺同修會”的法盲們個個上鉤,相信得五體投地。如果有腦子的人稍微想一想就不難想到:一個極力反對“**密法”的人,怎麼可能前生是“**密法”中的法王呢?如果密法真如蕭平實所說的那樣“淫妄醜惡”、“垃圾”一堆,這不等於承認自己曾經也是那樣“淫妄醜惡”、“垃圾宗教”裏的一個蛆蟲了嗎?如果是那樣,師徒二人當做“光輝身世”的宣揚,不就成了醜惡身世的暴露了嗎?看來蕭平實師徒壓根兒就缺乏這樣的邏輯思維,舉起寶刀,砍的卻是自己的頭。

很顯然,蕭平實宣稱自己前世是‘藏傳佛教法王’,其徒秋吉自稱‘曾經學過藏傳佛教’,並假造了一個與自己的身份非常不符的“秋吉蔣巴羅傑”這樣一個不倫不類的藏傳佛教徒名稱,無非是為了借藏傳佛教抬高自己的身價。無論是虛構身份,還是真批密宗,都是為借藏傳佛教出名。有名後利就會隨之而來。但這個如意盤打錯了。其結果,至多獲得一個進犁舌獄的通行證和一副留在漫畫家筆下的笑料面孔而己。


佛教的學問證量是實實在在聞思修的結果,不是靠虛無飄渺的“夢境”和“神靈指點”之類的東西。所謂 “夢中”、“定中”“悟得佛法”,完全暴露了偽氣功、**○○。

要想和藏傳佛教辯論,就要拿出實打實的功夫。所謂實打實的功夫,就是指實實在在研習顯密經典基礎理論的功夫,光靠一知半解、道聼塗説、未涉經海的井蛙之見,只有嗔恨心、嫉妒心、好勝心,沒有深厚的佛教知識理論功底和邏輯思辯的銳利武器,想挑戰我遊戲法海、精通三藏五部、掌握因明慧劍的藏傳佛教論師,那只是過於幼稚的幻想。

我們從蕭平實的《狂密與真密》一書可以看出,用吃奶的功夫所使出的招數也只是“信口開河”四個字。可笑之處是,評頭論足別人時,卻完全暴露了自己孤陋寡聞的致命弱點;使出的殺人武器,卻成了自殺性的武器,對別人毫毛未損,對自己傷得十分狼狽。



般若主旨

這裏隨便舉幾個蕭平實言論的例子,讓大家看看,上面所說是否切合實際:

蕭平實批評印順法師說:“印順法師說‘般若的主旨就是一切法空,性空唯名’。他把般若作了這樣的定位:‘般若的主旨就是說明世間法空,五蘊十八界皆空,包括一切佛所說法也都空,統統無有真實,只是名相設施,一切寂滅,所以般若的主要意旨就是緣起性空,一切皆空,所以般若就是性空唯名’。如果這樣可以叫做佛法的話,那就佛法變成唯名無實的戲論了。”又說:“這樣的教判太荒唐了,竟然還會有人信受,真奇怪了”云云(見蕭平實《法雨甘露》52頁)。

就從這段評論就足以證明蕭平實對佛教的極端無知。自稱“居士”的蕭平實看來連念佛的老太婆們背得滾瓜爛熟的《般若心經》,都未曾讀過,否則,怎麼會說出如此外行的話來?究竟誰對誰錯,讓佛經和經論來進行分辨。

1、《般若心經》雲:“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

2、《金剛經》雲:“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3、《華嚴經·十地品》雲:“出世善根之所生起,知諸法如幻性”。“觀諸緣起,知無我,無人,無壽命,自性空。”“諸法如幻,如夢,如影……。”

4、《華嚴經·入法界品》雲:“一切法如虛空”,“悉知諸法色相差別,也能了達青黃赤白,性皆不實,無有差別。”

5、《圓覺經》雲:“既知此身,畢竟無體,和合為相,實同幻化,四大假合,妄有六根,六根四大,中外合成,妄有緣氣於集聚,似有緣像,假名為心。”

6、《護國天王所問經》雲:“不知空寂與無生,眾生落入輪回中。”

7、龍樹《中觀論頌》雲:“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

8、龍樹《大乘二十頌論》雲:“此岸彼岸俱無生,和合之物緣所起,按其自性原是空,入于一切智智境。”

9、世親《唯識三十頌》“由假說我法”之句,在日人井上玄《唯識三十頌講話》中解釋說:“世間聖教雖同時說我說法,而世間不外乎迷情起執,聖教則但是隨緣假說,都唯有言說上我法是一個名辭,沒有我法的實體”。

10、《肇論》曰:“三乘等觀性空而得道也。性空者謂諸法實相也。見法實相,故雲正觀,若其異者,便為邪觀。”

以上這樣的經論可以引證無數,都是諸法緣起性空、諸法如幻不實的般若正見的有力佐證,都證明了印順法師的觀點正確無誤,反證了蕭平實的無知。

批評別人的正見,暴露了自己無知偏見,哪有比這更可笑的自我表演呢?


否定佛陀

再看這一段:蕭平實說:“印順法師會產生這樣的大過失,是因為他從一開始就錯誤地信受了密宗應成派中觀的邪見,迷信天竺的月稱、智軍、寂天,又迷信西藏密宗的阿底夏、宗喀巴、土觀等人,所以產生了這種大邪見,這些人誤會了原始佛法,以為《阿含經》中不曾說過第七、八識,所以他們只承認有情具有前六識,他們就以這種知見為研究的原則,所以就推論出這樣荒謬的結論,誹謗般若是說一切法空,是性空而只有名之相,太荒唐了。”(見《甘露雨》53頁)

這段評論中又是醜態百出。把對的說成錯的,把錯的說成對的,不懂裝懂的狐狸尾巴全都露出來了。請看:把屬於顯宗中觀內部分支的應成中觀,說成是“密宗應成派中觀”,把印度孟加拉佛學大師阿底夏,說成是“西藏密宗的阿底夏”。就連這樣的簡單概念都搞不清,還敢冒充‘專家’,真是不知羞恥。

說什麼:月稱、智軍、寂天、阿底夏等印度的大佛學理論家和被稱為雪域龍樹的宗喀巴“產生了大邪見”,“誤會了原始佛法”,“以為《阿含經》中不曾說過第七、八識,所以他們只承認有情只有前六識”,他們就以這種錯誤知見,推論出“荒謬的結論”。

他的意思是《阿含經》中無七、八識說是月稱等人的誤會,意思是小乘部《阿含經》中有七、八識之說。



他又說:“《阿含經》多處可見之佛語,明明說第八識為一切染淨的根本。”真是撒謊不知道臉紅!如果《阿含經》中不需要多處,只要有一處提到七、八識的話,作為唯識論根據的“六經”“十一論”之說就要被徹底推翻了。

因為歷代唯識學家列舉唯識說佛經根據只舉出“六經”。“六經”是《解深密經》、《華嚴經》、《楞伽經》、《厚嚴經》、《大乘阿毗達磨經》、《如來出現功德經》,其中譯為漢文的只有前四種 (見日人井上玄著《唯識三十頌講話》) 。如果小乘《阿含經》中有七識、八識之說,就會使印度無著、世親、安慧、法護等十大唯識學家和中國的玄奘、窺基等人面紅耳赤,因為他們只知唯識六經,不知有“七經”。

如果蕭平實從《阿含經》中發現“八識”之說,那就是對唯識學做出了劃時代的貢獻。但是空口無憑,要舉出哪一部《阿含經》的哪一品、哪一頁、什麼文種、什麼版本、原文是什麼,讓唯識學家和一切“誤解者”開開眼界。可惜,撒謊者拿不出任何證據,如上所說,“唯識六經”之說已徹底排除了《阿含經》中有八識說的說法。

說月稱、宗喀巴等只承認有情只有六識是“錯誤知見”,這話說得更荒唐可笑。認為“六識”之說是月稱、宗喀巴等人的主張,是對佛學極端無知的表現。

在佛教四大哲學體系中,小乘毗婆沙和經部遵照佛陀的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開示只承認六識,不承認八識,見《毗婆沙論》、《俱舍論》等。

大乘中觀宗根據《般若部》諸經只承認六識說。唯有大乘唯識宗承認八識。嚴格地說,也不是所有唯識門中人都承認八識,只有順經唯識家承認八識,順理唯識家如陳那、法稱在其著作《集量論》和《釋量論》中只有六識說,隻字未提八識。因為因明的基本世界觀與經部的觀點相同,承認外境的物質性和與內識相對的獨立性,這個觀點與以實際經驗為根據的科學的觀點是一致的。如果承認阿賴耶識的話,就要承認“唯識無境”的一套否定客觀物質世界獨立存在的理論,而這種理論,與人們的實際經驗相矛盾。而因明論是以實際經驗現量為真實的。

中觀宗在世俗諦上是順世的,故承認與識相對的外境物質世界的存在,認為在世俗諦上“識境俱有”,在勝義諦上“識境俱空”。所以,六識為大小乘通論(見丁福保《佛學大辭典》六識條)。八識乃唯識一家之言。嚴格地說,只是唯識門中順經派之言。順經的“經”指《楞伽經》。

除了“六識”說和“八識”說而外,佛教內部還有“一識”說,如小乘成實宗;“二識說”,如《起信論》;“三識”說,如《楞伽經》略說三識;“五識”說,亦《起信論》別說;“九識”說,如無著《攝大乘論》;“十識”說,如依《摩訶衍論》而說;“十一識”說,見《世親攝論》;“無量識”說;東密胎藏說。

對意識的分分合合的許多種說法,都不是哪個論師的無知或獨撰,而都有佛經的根據。佛門正宗理論家的立宗都有佛經的根據,絕不會像外道那樣信口開河。

正如日人井上玄所說那樣:“蓋佛教學者著書立論,應有所淵源的教典,否則,便是私見胸臆之談,不足為佛教立說之信條。”諸佛說法不拘一格,因時因事因人而異。如眾生的煩惱有八萬四千,其對治之佛法也有八萬四千。對症下藥,應機說法,體現了佛教的無礙大方便智慧。

只知有一法,不知有萬法、萬萬法者,如只知有井,不知有大海一樣,是極端無知的表現。如果真屬於知識的缺乏,“不知無罪”,不是什麼錯誤。如果把自己所知道的“一法”,當做萬能的量器,到處衡量,以為凡不符合自己的“一法”的所有的法都不是佛法、正法,是邪法、錯法、未悟法、錯邪見等者,才是最可笑的傻瓜。

如像一個長期居住在古老山村小茅屋的老太婆,初進現代化大都市,以所見山村茅屋、村姑牧童為標準進行衡量,認為都市的房屋不像房屋,人不像人,衣服不像衣服,一切是魔鬼的化現,搖頭擺尾,評評點點,覺得什麼都不順眼。但城市的居民又如何看待這個可憐的山村老太婆呢?

蕭平實就像那個山村老太婆一樣,在道聼塗説中學到了“阿賴耶識”這個名稱(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轉貼破魔金剛箭雨論
文章發表於 : 2013-08-18, 01:06 
離線
群組:正式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08.2013
文章: 15
Gender: None specified
蕭平實就像那個山村老太婆一樣,在道聼塗説中學到了“阿賴耶識”這個名稱?你確定?

好像轉貼不完全?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上傳附加檔案

前往 :  
cron
© phpBB® Forum Software |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
» Contact & Abuse Support-Forum Gooof Webdesign free forum Dein Forumo Forum web tracker